一只棊棊棊棊小西

此生不悔入荣耀,但愿一睡君莫笑
QQ980979868 欢迎骚扰⊙ω⊙

沈巍缓缓地低下头,对上他目光,只觉得那人目光似乎一如往昔,戏谑去了,就只剩下藏得极深极深温柔,让人吉光片羽地抓住一角,就忍不住溺毙里面。

    沈巍觉得自己像是被撕裂成了两半,一半乐得要飘起来,一半深深地沉千丈深黄泉底,有那么一瞬间,他以为自己要疯了。

    数千年寂寞萧疏都没能让他疯狂,那人轻描淡写两句话,却让他大起大落、情难自已。

    怨不得古人说: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

    神魂颠倒,哪里还记得今夕何夕?

评论

热度(2)